《水月争锋》主角赵天聂锋无弹窗免费试读_QQ888小说网

水月争锋

水月争锋 已完结

水月争锋

时间:2019-10-22 04:57:39 分类:女生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云君菲 主角:赵天聂锋

主角是赵天聂锋的小说《水月争锋》此文是云君菲原创的女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聂家小姐隐娘从小被魔头骗上了水月岛。知道了魔头也是迫不得已的隐娘,在岛上待了许多年,学了满身功夫之后离开,遇见了小时候有一面之缘的李群非。两人携手闯江湖。为父报仇,寻找师傅,一路上遇到各种坎坷。在经历种种磨难和煎熬之后,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精彩章节试读:

江洋红影,一叶舟船摆荡在波浪间。再过二个时辰就将到达水月岛,赵天看着船舱内卧睡的隐娘,心中得意之极。那可怜的小人儿,尚不知其命运就在这一刻有了重大的改变……赵天站在船首看着天色,却见云层渐黑,重重密云间似乎不久之后将有大雷雨降临,赵天心中祈盼西风能再强劲些,早一刻到达水月岛,以免另生枝节。果不其然,一个时辰后,海面开始下起雨来,浪涛汹涌,竟有吞天之势。赵天心中喊糟,立刻将船帆收起,随着浪流前进。风雨来势之猛出乎赵天所料,隐娘亦在这般忽上忽下的摆动中惊醒。隐娘着眼一望,发觉自己居然跑到海上了,赶紧拍拍小脸,自言自语道:“难道我还在做梦?”这时,衣内爬出一只小动物,隐娘一见是小飞鼠,才知此刻是真非梦。隐娘赶紧走出舱门,却见船头站在一位白发人,瞧其容貌莫约不过五十上下,怎生一头发丝皆以尽白?赵天见隐娘出得船舱,便笑道:“小姑娘,这老天爷爱开玩笑,倒是把你吓到了。你赶紧进去里头吧,一会儿就没事了。对了,你叫甚么名字?”隐娘对于眼前的一切虽然不知所以,不过她一向不怕生,再见这人容貌亲切,便说道:“我叫做隐娘。对了,老爷子你是我爹爹的朋友吗?怎么我本来还在家里,这一转眼就飞到海上了?”赵天正想说出原由,不过一想到这真话一出,隐娘可能会闹个不停,在这恶劣的天候下实在是危险。于是便道:“我是你爹爹的江湖朋友,由于这个……这个朝廷将有战事,你爹爹知道你爱习武,可又怕这段时间无法亲自教导你会影响你的进展,所以就委托我带为教导。对了,我名叫赵天,以后就叫我赵伯伯吧。”隐娘自小爱玩惯了,虽然赵天所言有些破绽,不过她也不细想,只是问道:“赵伯伯,那么我哥哥怎么不一起来呢?”“这……他要留下帮忙你爹爹啊。”“那么我们要去哪里呢?”“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叫做水月岛。岛上包括我们只有三个人,可由得你自由自在了。”隐娘嘟嘴说道:“只有三个人啊,那岂不寂寞死了……”这时小飞鼠又窜出头来,吱吱叫响。隐娘嘻嘻一笑,抓起小飞鼠望着他道:“不对,不对,是四个人哦,差点忘了你了。”这时,一阵大浪突然推起,船身一个剧烈跳动下,隐娘站立不住,往后跌倒。同时间,手上的小飞鼠却脱手而出,直往海面跌去。赵天被这浪头一惊,心神直管隐娘的安危,全没在意那即将跌落海中的小飞鼠。隐娘却是爱极了这只小飞鼠,眼看他将葬生海底,不知何来的勇气,一手抓帆,不顾一切便纵跃出去。总算隐娘出手及时,小飞鼠在落水之前便入了隐娘手里。正当隐娘高兴间,帆面经她这一拉,立即吃风饱撑,这强风之势怎是隐娘可以抗拒,手上一松,眼看着就将与小飞鼠双双落海。一旁的赵天原本可抢先救到飞鼠,不过他却想看看这小女娃到底有何能耐。等到隐娘救鼠成功,赵天也惊于她的气魄与资质时,全没注意到船帆已被拉开。这时,眼见隐娘将跌落海里,身旁又无绳索之类的东西可以使用,赵天赶紧扯断一块木板,往隐娘脚下使劲一丢,同时人也飞奔而上。隐娘在风雨间隐约瞧见一块木板旋飞而来,却是哭喊道:“哇……老爷子没教我他的轻功,这样我使不上力……咦,我怎么飞上船了。”突然从海中又回到船上,隐娘惊喜之下,赶紧往海中望去。却见赵天居然能在海面上,一跳一跳地往这边过来。隐娘揉了揉眼,仔细再看一次。原来那块木板太小无法承受一个人的重量,赵天只好右脚一踏木板藉力而起,左脚随即将木板勾射到前方,如此重覆为之,若不看的仔细,倒以为他真能踏水而行了。只是一个转瞬间,救人,踏水,上船由武魔使将起来,却是游刃有余,无惊无险。隐娘看着赵天浸湿的长靴,忍不住赞道:“赵伯伯,你的武功真是太棒了,和那天我遇见的老爷子相比,真是一点也不逊色呢!”赵天知她所说的老爷子就是李错,不禁摇着头,喃喃自语道:“要是换成了他,这靴子就不会浸湿了。”隐娘越想越是兴奋,拉着赵天的手,笑道:“不准黄牛哦,你说要教我武功的,我就要先学刚刚那几下轻功。”赵天道:“事有先后,别瞧我刚刚几下轻松自在,那可是集我武功之大成,绝非轻功好就可以的。别心急,我说到做到,就怕你到时吃不下了。呵,呵。”赵天所言绝非夸张,刚才那几下不只轻身功夫要好,在那狂风之中,要将木板从身后勾射到下一步的地方,这劲道之准确不仅要配合自己的移动速度,还要对抗这无向的狂风,若非数十载的修为,实是不能。当然啦,要如赵天使的这样顺畅潇洒,那可是又更难一层。风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此时万里碧蓝,海天之间已难分出界限。经过刚刚的折腾,隐娘身心疲累,不一会,又躺进船舱睡了起来。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时已可望见水月岛了。赵天看着熟睡中的隐娘,对这小女娃的喜爱越来越盛,心中却不禁暗自生愁。原来,水月岛的外围巨石纵错,实乃赵天依五行八卦所排的迷图阵,若非得赵天所传,一般人是难以从岛上逃脱的。因此,他打定主意在隐娘进到岛内后,便对她说明一切,到时她想走也是逃去无门。然而,此刻却起了想收她为徒的意念,若是让她知道真相,这收徒之事想必难以成行。赵天想了好久,终于决定:“既然如此,那么就骗她骗到底吧。等到她习成我的功夫,那时再说明也不迟。只是这水月一关倒是难过……”隐娘大呵一声,伸个小懒腰,起身一看有座小岛便在眼前。隐娘道:“赵伯伯,那就是水月岛吗?”“是啊。”赵天心念一动,随即又道:“隐娘,记得我说过岛上还有一个人吗?”“记得啊。对了,他是甚么人呢?”隐娘嘻嘻一笑:“是不是伯伯的妻子啊?”赵天微微一顿,接着道:“可别这么说,水月她会生气的。”“她叫水月呀,怎么跟这座岛的名字一样?”“是啊,她就是水月仙子,你见到时就叫她仙子便行了。”隐娘拍手道:“叫做仙子,那一定长的很美了!”赵天道:“这个当然!只不过……唉,总之是我的错,她现在整天戴着人皮面具,可惜你看不到她美丽的样子。”隐娘虽然年纪还小不懂这男女情事,但听他语气间的落寞,也隐约猜到是怎么一回事。笑着说道:“放心吧,交在我手里,保证让仙子掀下面具来。”赵天心想:“这十年来我用尽所有办法都不行,就连小青都见不着,我看是不可能的。”不过,见她说的真诚笃实,倒也不好意思泼她冷水。于是说起他刚刚想好的事:“隐娘,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说吧。”“是这样的,水月一直不喜欢朝廷将官,所以你千万别说你爹爹是谁,好吗?”隐娘道:“可以是可以,不过她要是问起,我该怎么说?”赵天道:“我会跟她说你是我在路上遇到的孤儿……”隐娘听得有趣,接口笑道:“而我父母双双因病身亡,后来遇到赵伯伯,见我可怜便收留了我……哇……这招苦肉计可真是好极了。”赵天呵呵一笑,道:“果真是个聪颖的小孩。那么我们就这么说定了。”“这个自然。”这时船已靠岸,赵天携着隐娘来到巨石前。隐娘道:“远远看来并不以为这些石头有多大,现在对眼一望,足足高了我好几个身子长。”赵天得意道:“可别小看这些石头,这可是经过我的巧思安排,没我带路的话,想进都进不了。”随即拉着隐娘,东转西窜的,过了一阵子,两人这才通过巨石阵来到林内。隐娘嘟嘴道:“那我要是在里面迷路了,不就要活生生地饿死在里头。”“你放心,我自会教你如何破此迷图阵。”两人一路走到水月居前,隐娘远远便望见一女子闭目盘膝坐在地上,似乎正在运气练功。赵天道:“这就是水月,瞧她正在练功,我们别打扰她,先到我的住所,待会再带你过来。”拉着隐娘转身便欲离去。隐娘衣内飞鼠突然伸出头来,并且吱吱喳喳响个不停。隐娘正想叫他安静,飞鼠突然一跃而出,直往水月身旁跃近。隐娘赶紧追前,循着飞鼠的目光这才发现原来水月旁边的树枝上,正有一只和当天咬中飞鼠一样的青蛇蠢蠢欲动着。隐娘见水月专心练功并未察觉,而赵天又没跟来,只有大叫道:“小心啊!旁边有蛇!”赵天一惊,转身望去却见水月没有任何动静,便知水月定在修练上层内功,而且正是关键时刻,此刻一动极有可能走火入魔。赵天赶紧纵身而上,虽知抢救不及,也准备以劈空掌法一搏,但看会不会有奇迹出现。就在三方焦急同时,飞鼠已抢先一步将青蛇咬住。这只少见的白色飞鼠齿尖牙利,张口一咬居然便将那只青蛇分成两断。这一下,赵天和隐娘均是喜出望外。赵天见水月身上满是汗水,于是坐到身后,出掌运气助水月平定内息。隐娘也走到飞鼠身旁,正要弯身抱起飞鼠时,突然又冒出一只青蛇,隐娘见飞鼠不察,赶紧快手疾出直拿七寸之处。谁知她位置是抓对了,却又被青蛇身上的黏液给滑开,青蛇反身一咬,登时咬中了隐娘的手臂。这飞鼠甚通灵性,见隐娘第三次救己,便认定她是主人,赶紧嘶叫一声,与青蛇对峙一旁。隐娘被青蛇一咬,初时不觉如何,正想再找青蛇晦气时,咬伤的手臂突然发热,接着双眼发光昏昏欲睡。这时一只银针刺进手臂,隐娘抬眼一望,原来是水月引针解毒,同时地上的青蛇也被三只银针钉在地上。隐娘这时突然推开水月,大声叫道:“别碰我……你是鬼,你是鬼……”赵天不知她的用意,赶紧道:“别怕,别怕,她就是水月,快点乖乖的让她帮你解毒。”隐娘忍着毒伤,依到赵天身旁,哭声道:“我不要,她长的这么可怕,我不要给她治伤……”终于忍受不住,旋即又倒了下去。水月将隐娘抱在怀里,瞧她相貌秀丽,姿色焕发,虽然年幼,直是个美人胚子。又见她刚才救已救鼠的心肠,立即对她生了好感,心疼不已。水月又待引针解毒之时,隐娘强忍痛楚惊道:“你是鬼……我怕……”。紧接着又道:“爹,娘,你们丢下隐娘不管……谁来照顾我……哇……”说着说着竟伤心哭了起来。水月心中一痛,转身问道:“这孩子是?”赵天这时已隐约猜到隐娘的用意,于是说道:“她是个孤儿。”虽是如此,赵天对于隐娘的伤势也是担心的紧。水月这一听更是疼惜,却见隐娘伸手欲将自己推开,水月赶紧说道:“快别动,否则毒气攻心就危险了!”隐娘一脸惧色,望着水月哭道:“我不要,我不要,我宁可死了也不要看见鬼。”隐娘忍着痛楚说完这段话,已是眼冒金星,将要昏厥过去。水月瞧她意志坚决,此时此刻又不敢冒然点她穴道。眉头深蹙,轻咬唇畔,水月突然右手拂脸,微笑道:“你瞧,现在我还是鬼吗?”隐娘睁眼一看,不觉呆了半晌。眼前之女,双眼斗大晶莹如月,剑眉柔展,唇若飞燕,脸似朝霞,无怪乎人人称其为仙子。隐娘使出最后的力气,微笑道:“果真是……是个仙子……”水月微微一笑,赶紧以银针解毒,道:“会有点痛,不过你可要保持清醒哦。”此时隐娘已无气力答话,便点头微笑表示。赵天发了好一阵子呆,想不到这十年来的心愿,居然被隐娘这么一弄,轻而易举地达成了,心中狂喜实是不可言喻。这时听水月道:“还不快取药来,杵在那里做啥?”赵天这时听她使唤更是狂喜不已,一个箭步便进到屋内取药。但听水月在屋外柔声说道:“已经没事了,再抹上药膏,服些草药,你明天又可以活蹦乱跳了。”隐娘就在水月的柔声下,甜甜地睡着。隔日清晨,隐娘被一阵鸟鸣声唤醒。隐娘下了床褟,却不见水月仙子,忽闻屋外有细微舞剑的声响。隐娘赶紧推门出去,果见水月仙子正使剑飞舞着。水月手上所持的乃是一把软剑,见其身影灵动活泼之至,配合手中若水轻柔般的剑势,在美人的挥舞之下,真是令人赏心悦目。这时剑势加快,剑影飘飘间,好似有十数把软剑同使一般。突然,水月手上内力吐出,软剑挺直前刺,所有剑影同时回聚,“波”地一声,这把软剑竟然从松树身上穿刺而过。隐娘看这剑势锐不可当,忍不住鼓掌叫好。水月抽剑回身,望着隐娘问道:“这式剑法叫做“水剑”,刚才我使的一招叫做“水滴石穿”,是柔中带刚的剑法。怎样,你有没有兴趣学呢?”一向只有隐娘求人教她武功,这时有人肯自动教她,自然是非答应不可,而且最好马上开始练。水月见她微鼓嘴巴猛点着头,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随即牵着隐娘将水剑的修练之法教授于她。所谓剑走青,刀走黑。因为刀只一刃,若是遇到敌人兵器的强攻,尚可以刀背硬挡,而不会使刀身损害,此所谓走黑。然而,剑有双刃,剑身又不如刀身厚实,是故使剑之人少有生格硬拦之用,此之所谓走青。所以,水剑乃取剑之利弊而成,所有攻敌利器全在数寸剑锋之间。隐娘仔细听着水月所述之剑理,若有不明便追问到懂。水月见她专注非常,又显然从未习过剑法,于是便从头教起。自握剑之姿开始,接着分析剑本身的优缺势,然后到基本的使剑法,如击,刺,格,洗等等。由于隐娘聪敏慧黠,许多道理她一听即懂,加上水月的细心教导。只匆匆一月,隐娘已能使剑招使得有模有样。这一日,隐娘独自来到海边捡贝,看见海上波涛汹涌,登时想起当天仙子所使的水滴石穿一式,心下不禁想着:“我一定要加紧练习,这样就能快点学会那精妙的剑法。”夕落江洋,余晖将隐娘小小身子拉的老长,肩上白影晃动,隐娘轻抚着飞鼠,带着坚定自信的眼神望向无边的大海。就在这般机缘巧合下,隐娘开始她的习武之路。

相关内容推荐:

冰柠檬

编辑冰柠檬点评:

《水月争锋》刚开始看还不错,世界观很大,但作者驾驭不了,一千章以后就烦了,都是一个套路,一直战斗没意思,直接看大结局,也是烂尾,直接宇宙无敌,作者还是把他写完了,佩服佩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女生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水月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