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飞凤(主角杨昭孙贤静)完本小说章节列表_QQ888小说网

将门飞凤

将门飞凤 已完结

将门飞凤

时间:2019-10-23 05:03:32 分类:玄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翊枫清 主角:杨昭孙贤静

主角叫杨昭孙贤静的小说是《将门飞凤》,它的作者是翊枫清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将门之女,却命途多舛。后母为丞相之女,蛇蝎心肠,无恶不作。母亲为保性命,自幼做男儿抚养。不料十五年后,计谋惨被后母揭穿,以私通罪名设计陷害至死。唯一至亲,其母被迫自缢而亡。 悲痛中,她以血为誓,来世必报血仇。重生之后,仇恨驱使之下。杨昭性情大变,不择手段,于官宦王庭中斗智斗勇,只为报仇雪恨。...

精彩章节试读:

大梁启庆年间,战乱平息,百姓和睦,全国上下皆是休养生息。

三更夜半,乌啼满天。

万巷皆静的时辰,却有一点灯火在当朝最大的将军府内快速的移动着。

“桂嫂,这么急匆匆的,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男儿打扮的人,说出来的话却是有些柔声细语,不似男儿般的粗犷。

“别问了,跟着我来就是。”桂嫂提着昏暗熏黄的灯笼,牵着这个人迈着小快步向前走着。

“桂嫂!”那人将桂嫂牵着停了下来,微蹙眉头,一脸的不悦又带着担忧。“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娘出什么事了?二娘一定又为难她了,是不是?”

微黄的烛火下,桂嫂的脸色显得很难看,像是吞了一斤的黄连。

二娘两个字,让桂嫂的心猛的跳动了一下,她的喉头动了动,却不能说出一个字一样。

桂嫂是将军府的老奴婢了,自小就在将军府里长大,为人很和蔼慈祥,对待已经被冷落了的大夫人,也是处处关心。不顾条件的艰苦跟年轻下人的嘲笑,誓死也要伺候在大夫人身边。

平常的桂嫂不管遇到怎样的斥责都是笑呵呵的,可是今天的桂嫂却像一个从地狱里冤死而出的鬼魂一样。

桂嫂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十五岁的孩子,眼珠里噙了些许泪,满是不忍跟无奈。

眼前的孩子生得唇红齿白,眉清目秀,若再过几年更不知会是何等出众。只是可惜,生在这将军府,被女扮男装的活了十五。

大夫人嫁给将军多年,一直没有怀上子嗣。于是将军就迎娶了丞相之女,做了平妻。而第二年丞相女就生下了一个男丁,受尽了将军的万千宠爱。而相对的,从此大夫人的待遇就是一落千丈。

将军一年也不会到大夫人的院落一次,大夫人唯有每日求神拜佛,以求心安。或许是虔诚感动上苍,大夫人终于得以身怀有孕。

可笑苍天弄人,这难得的子嗣竟然是一个女儿,不是能继承将军府的男丁。

大夫人是贫苦出身,本不追求什么名分地位,只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不让女儿受罪。一向循规蹈矩,逆来顺受的夫人做出了一个大逆不道的决定。

将眼前的女儿,当做男儿来养。

桂嫂曾问过杨昭,恨不恨她的娘亲将她作为一个男儿。

哪知杨昭只是笑着摇摇头,爽朗的说道:“我不恨娘亲,如果这样能让娘亲过的好一些。天下没有哪个娘会害自己的亲生骨头,无论如何,我都会好好的陪伴娘亲一生一世。”

桂嫂将原话转告给了大夫人,她只是满眼泪花,说道:“可我却害了她一生一世,只是若不如此,孙贤静如何能让她活到现在。”

现如今的大梁,已是一派平和。将军已经没有可以打仗的机会了,所以若想升官,那就只有依附权贵。

将军娶了丞相之女孙贤静,不单是因为她没有子嗣,更是为了功名利禄。

孙贤静是金枝玉叶,不会能容忍平妻这种待遇。若她一直没有所出,那倒还可以平安了此一生。

杨昭年纪虽轻,但也是明白了其中的人情世故。她若是女儿身,那孙贤静必定会置她于死地,女儿向来都是可以随意抛弃的东西,更何况她是一个失宠又卑贱的人的女儿。

杨昭常常在心内喟叹:“作为男儿,待成人之后,或许就可远离了二娘的迫害,保护娘亲。”

孙贤静长年的处处刁难,早已露出了不轨之心。杨昭当年差点落入池子里溺死,说不定就是她做的手脚。

十五年来,大夫人身边只有阿平跟桂嫂两个下人在伺候,而阿平在三个月前不知为何触怒了孙贤静,就这么无辜的被乱棍打死,尸身还不允许收敛,就这么抛弃在了荒山野岭。

若不是当年大夫人将孩子当做男儿养,只怕现在死的,就不会只是阿平了。

桂嫂握紧了手中的灯笼,说道:“昭儿,别问了。跟着桂嫂来就是了,不会有事的。”说完便牵着杨昭继续往前走。

杨昭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她仿佛听见桂嫂的声音,有些颤动,是那种恐惧的颤抖。

但念着桂嫂在娘身边伺候多年,不离不弃,杨昭也相信桂嫂不会害她的。

快步的穿过一道长廊,桂嫂将杨昭带到了一个将军府里已经废弃多年的破旧屋子前。

这门上结了厚厚的蜘蛛网,上面的也蒙了不知多少的灰,只要轻轻一吹就能迷了人的眼睛。

桂嫂将灯笼放下,侧身站在了一边,身子开始剧烈的颤抖,像是见到了吃人的恶鬼。

杨昭正不解,想问桂嫂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正要开口之际,杨昭的背后却被人猛力的推了一下。

没有一点防备,杨昭单薄的身子就这么狠狠的撞在了那满是灰尘的木门,一下子就被推进了那昏暗散发着腐朽潮湿气味的房间。

“桂嫂!”杨昭惊呼一声,而后便狠狠的栽倒在了冰冷的砖地上,摔得她浑身疼痛,龇牙咧嘴一时间竟说不出第二句话来。

还没等杨昭挣开眼睛看清楚是什么人在推她,自己的身上就猛然的压上了一个人。

这人的身上散发着汗臭味,身形很壮硕,明显是个男人。而这个男人还在粗暴的用双手,开始撕扯着她的衣服。

杨昭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子,又只有十五岁,怎受得住这般的惊吓。这个男人的手不停的将她的衣服扯下,衣服撕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分外的刺耳。

“桂嫂!”杨昭求救般的又是惊呼了起来,因为恐惧,她的声音已没办法再压低,传出的惊叫是那么的尖细。

“将军你看,没想到这竟是真的。”

一个带着惊奇的妖媚声音响起,只是这笑声里面带着一丝得逞。

昏暗破败的房间里,瞬间变得灯火通明,将室内的一切都照得清清楚楚。

杨昭听出了那熟悉的可怕声音,那是让她跟她的娘亲,十五年来都活在噩梦中的人。

一个女人出现在门前,身材婀娜,姿色妖娆,面若芙蓉,嘴角还带着说不出的诡异笑容。

那就是将军府的另一位夫人,孙贤静。

孙贤静嘲讽的笑了,别过头看着站在他身边的男人,指着地上的杨昭说道:“将军,早有人说那个贱人欺骗将军,让女儿假扮儿子,好继承您辛苦拼来的基业,你还不信呢。”说着又带着邪气的眼神看着杨昭。“当下人说看到杨家少爷跟野男人经常走进这地方厮混,我也一万个不信。这不,我一个妇道人家也做不了主,这才让将军一起过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用帕子掩住了脸面,故作惋惜的别过头,似是还在擦着泪。

孙贤静身边的将军,生得虎背熊腰,目光如炬,面色带着饱经风霜的沧桑,浑身散发着一股不可侵犯的气势,仿佛一接近就会被吓破胆子。

杨正行整个人站在门口,不怒自威,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天神。

只见杨正行如火一般的眼神落在了杨昭身上,似是要将她烧成灰烬,怒道:“我杨正行怎么会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孩子!”

杨正行伸出食指,不留情面的指着杨昭,又大声吼道:“不!你这放荡的贱种根本不配做我的孩子!那个贱人竟敢欺骗我这么多年!你们母女都该死!”

杨昭满是迷茫,连身上的男人什么时候起来的,她也不知道。当她回过神来,只看到那个侵犯她的男人已经跪在了地上,浑身瑟瑟发抖,只是不停的叩头,说道:“将军饶命啊!不关我的事!她是将军之女!小的不敢有违抗!小的早已娶妻多年,本也不想做着苟且不堪之事!都是她逼我的!”叩头有声,没几下额头就已经出了血。

杨正行不屑的哼了一声,怒道:“都是一群贱人,杀了都嫌脏了手。来人啊!”

“在!”两个身穿盔甲的士兵抱拳而出。

杨正行命令道:“将这两个狗男女给我绑起来!放火烧死!”

一声杀令,响彻在寂静无比的暗夜里,惊破了所有人的心。

孙贤静那手帕下掩着的面容,露出了一丝奸笑。可她转过了身,又换上了衣服忧色,柔手按在了杨正行的胸膛,说道:“将军息怒,为了这样下贱无耻的人,伤了身子可就不好了。”

杨正行望着身边的女人,那眼睛里满是宠溺。

杨昭心里一寒,他何时用这种眼神看过自己的娘亲。

杨昭见到孙贤静那嘴角偷偷的邪恶笑意,她终于明白了一切,大声哭喊道:“爹!孩儿是冤枉的!这都是孙贤静的诡计!是她陷害孩儿的!”对孙贤静道:“我娘亲善良单纯,我不明白你何必要处处与她为难!”

杨正行怒目一瞪,冲上前来扬手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

杨昭十五岁的女儿之身,如何能抗击得着身高七尺的将军一掌。

登时,杨昭口中迸出鲜血,整个人滚了出去,鲜血顿时染红了她已经被撕得粉碎的领口上,满身的鲜血,显得她的肤色更加的苍白。

杨正行丝毫不怜惜,反而像碰了瘟疫一样在身上擦了擦手,怒道:“你这贱人简直不知好歹,在来之前,你二娘还为你求情,说如果你真的如此不堪,也不过是年纪小不懂事。可你,不但不知廉耻,小小年纪还学会了含血喷人!真是下作!”

杨昭被扇得满目金星,身上也似被乱棍打过一样的疼,口里硬生生的挤出话来:“孙贤静,她....陷害我。”话未说完,杨昭就看到了还站在门边的桂嫂。

是桂嫂将她引到这里来的,杨昭似是看到了一丝希望,气若游丝的说道:“桂嫂,桂嫂救我,她知道我是无辜的。”

孙贤静听到了这话,冷笑说道:“哦,是吗。”饶有意味的眼神看着桂嫂。“桂嫂,你说她是无辜的吗?”

杨正行也盯着桂嫂,在这样一双威逼的眼睛下,没有人胆敢说出一个字的假话。

桂嫂吓得跪倒在了地上,双腿已是无力,颤抖说道:“老奴该死,不该替小姐望风,导致小姐一错再错,沦落到此不堪的境地。只是老奴无奈,还请将军恕罪。”不停的叩头,也不停的流泪,似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杨昭的心随着桂嫂的叩头,冷如冰窖。

原来一切都是孙贤静设计好的,就连忠心服侍娘亲多年的桂嫂,也都背叛了她。

杨昭苦笑,那血色染着的嘴角,勾起来是那么的凄美悲凉。

“你这水性杨花的贱人!你还有什么话说!”杨正行冷冷道。

杨正行的话像刀子一样,狠狠的扎在了杨昭的心上。

杨昭绝望的闭上了双眼,说道:“我死不足惜,只是我求将军,放过我的娘亲,她也是被逼无奈。”连爹也不叫了,这个称呼只会触怒杨正行。

欺骗是无奈之举,不女扮男装,她们母女也活不到今天。

杨正行只是不屑的哼了一声,一甩袖子昂首阔步而去。

孙贤静呵呵的冷笑着,走到了杨昭身边,轻轻的抚摸着杨昭那满是泪水的眼角,啧啧说道:“多好的一副面容啊,再过几年让你嫁给了王亲贵族,或是假凤虚凰的迎娶了什么公主郡主,那我母子可又要没好日子过了。”

将军府里,孙贤静跟娘本来就是平妻,所以杨昭跟她的儿子就都是嫡子。杨昭向来都不争,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孙贤静。

孙贤静见杨昭的眼里有愤恨,有不凡,也有迷惑,便像嘲笑一个傻子一样,对杨昭说道:“真是个呆子,但现在还不明白。”压低了声音。“我告诉你,你娘知道了你的不堪之事,一个时辰前已经悬梁自尽了。”

杨昭面容骤变,猛然的咳嗽起来,又吐出了一口触目惊心的鲜血。

孙贤静皱起了眉头,嫌弃的别开了步子,远离了杨昭这像畜牲一样污秽低贱的人。

“你走吧。”孙贤静对着那跪着的男人说道。“拿了钱,以后再也不要回到京都来。”

那男人面色自若,似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磕头道谢小跑而去。

杨昭的视线开始迷蒙了,她至始至终都没有看清楚这个帮凶的脸。这个男人也是被孙贤静收买的,她却只能看着恶人离去,而无能为力。

孙贤静见地上的杨昭不停的在挣扎,想要爬起来,就如一条蛆虫一样,更加皱起了眉头,退远了一些。

杨昭使出全身的力气,指着孙贤静怒骂道:“你这个狠心的毒妇,我与娘亲并未想过与你相争,为何你定要苦苦相逼!”

孙贤静有些惊奇,没想到杨昭还有骂人的力气,登时心里更加高兴了,这样她就能折磨她更久一点。

孙贤静低声偷笑,刻薄说道:“我就是讨厌你娘那不争的性子,她若不是故意装作心如止水,又怎会让将军对她心存愧疚。”狠狠的剜了一眼杨昭,狠狠说道。“只要你死了,我儿子才能继承将军的大业!而将军也才会专心的对待我一人。”

杨昭苦笑,有些嘲讽的看着孙贤静,说道:“你早晚会被爹揭穿的,当时候你一样不得好死。”

孙贤静笑得更加的刺耳,说道:“你以为你的爹,真的那么仁慈吗。其实这件事情,他也知道。”

一根刺又扎入了杨昭的心里,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孙贤静。

孙贤静淡然说道:“你别忘了,我是丞相的嫡长女。”

象征着富贵跟权力,日后他杨正行只有这一个妻子,平步青云,指日可待。

杨昭的心彻底落入了黑暗的深渊,脸色白如蜡纸,就像刚被人从冰冷的水里捞出来一样。

杨昭扶着一边的木桌,强撑着站了起来,脸上滑下泪水,跟鲜血混在了一起,抬起手用指甲划过了自己的脸,从眼角到嘴角,触目惊心的一道血痕随着手的落下而出现。

孙贤静惊讶的目瞪口呆,脸色吓得有些煞白。

杨昭见孙贤静有些害怕,诡异的笑了起来,以血手指着孙贤静,说道:“我杨昭以血卫誓!若再世为人!必定不放过你孙贤静这个毒妇!”

孙贤静似是被杨昭眼中的什么东西震了一下,猛然退后了几步,她在温顺如绵羊的杨昭眼中,竟看到了那么深的仇怨。

杨昭冷笑,笑的得是那么的冷酷恶毒,指着自己的血脸说道:“孙贤静!你可看清楚了!我一定会来找你!灭你孙家满门!报仇雪恨!

相关内容推荐:

赵大宝

编辑赵大宝点评:

非常好看的一本书,很耐看。感觉当年的情景又在眼前浮现,在加上主角不装不浮躁值得去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玄幻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将门飞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