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他是人间炼狱》(主角严潮安然)精彩章节免费阅读章节目录_QQ888小说网

爱他是人间炼狱

爱他是人间炼狱 连载中

爱他是人间炼狱

时间:2019-10-20 05:15:59 分类:言情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缚瑾 主角:严潮安然

《爱他是人间炼狱》作者:缚瑾,言情类型小说,主角:严潮安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我遇见林维止在我最灰暗的二十一岁。 未婚夫背叛,父亲出轨。 他犹如一束阳光,顶着我姑父的身份,踏入了我的人生。 有人问他:维止,你这么理智,为什么要毁掉自己。 所有人都发出疑问,觉得他疯了。 可世间情爱都是命,他也逃不过命。...

精彩章节试读:

女助理专注开车,像哑巴了一样,不过她为了忍住笑,憋得腮很鼓。

车窗拉下一半,耳边是风呼啸着刮过的声音,笼罩在夜幕下的深城,被一团团薄薄的雾气遮盖住,霓虹没有往常那样璀璨。

细小的雨滴穿梭坠落在空气,落入耸立的高楼大厦中,像梦一样无声无息。

深城勾着人的魂魄,它越是庞大繁华,越是不可预料。每天的悲欢离合,都是陌生的面孔在演绎。

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将生活搅得天翻地覆。

比如今晚,我觉得我撞了衰运。

接二连三发生的事,都是我的噩梦。

一个二十一岁的成年女性先是看了陌生长辈洗澡,又被他看了皮卡丘的内衣,不去死真是我脸皮厚。

风撩拨起我一缕长发,好巧不巧擦着林维止的鼻梁掠过,有些顽皮粘在他皮肤上。

我不好意思抓下来,就这么直勾勾盯着,等他拂开,可他并没有,我张了张嘴,想问他痒不痒,可我没来得及问出口,风已经止住,那一缕长发自动坠落下来,飘在他肩头。

他漆黑的眼底倒映着窗外不断后退的街景,五光十色,飞快变换着。

深城那么大,此时又似乎那么小,蓝湖桥静谧伫在河岸上,将自东向西长长的大堤衔接到一起,落在他深邃的眼眸只是很窄的一条线。

他忽然开口问我,“会说吴侬软语吗?”

我摇头说不会。

“那怎么叫阮语这样的名字。”

我说我爸爸教书科目是语文。

女助理笑了一声,“原来阮小姐是书香门第。”

我说差不都是这样。

她问我现在在哪里工作,我告诉她一个集团名称,她想了很久都记不起还有这样一个公司,她朝我说抱歉,我说没关系,这家公司很小,比不了姑父的庞大知名。

林维止没有说话,他闭上眼睛,那样美好的夜景最终在他眸底完全消失。

第二天早晨我正睡着,客厅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我迷迷糊糊听见是严潮,立刻惊醒过来跳下床出去看,严潮被我爸堵在门口死活不让他进,就差动手了,他看到我出来非常兴奋,我问他干什么,他说想我了忍不住来看看。

严潮今天是来负荆请罪,我看了一眼放在茶几上大包小包的礼品,“我不说让你给我几天时间冷静吗。”

他听到我这样说知道我还没原谅他,他小声嘟囔已经一夜了,我没搭理他,转身回屋洗漱,等我出来时他还在,我爸拎着那些礼物扔出门外,“拿着这些东西立刻走,不要来我家。”

“爸爸…”

严潮刚喊出口我爸眼珠子差点瞪得流出来,“谁是你爸爸?”

严潮说我和语语已经订婚了。

我爸气得拍桌子,“你们是私定终生,我一天不同意你就不要妄想娶走我女儿!”

我爸有心脏病,我怕严潮再不走把他气出好歹来,我推搡着他往外挤,我爸从后面砰地一声关上门,严潮低头看着散乱一地的礼品盒,有些懊恼抓了抓头发。

原本计划今天我跟他回家吃饭,他家比我家这边好过关,可昨晚那场意外我已经对严潮心灰意冷,他拉着我手央求半天,说他爸妈已经准备饭菜了,让我看在五年情分上不要给两位老人下不来台。

我也觉得临阵放鸽子很不厚道,就勉为其难跟着他回去了一趟,在小区楼下还买了一些保健品,他妈开门时挺高兴,但看见我连一件正式衣服都没穿,随随便便就来了,脸上顿时有点挂不住,她喊了声严潮,转身奔着屋里走。

严潮牵着我手进客厅,等我坐下才跟他妈过去,他妈嘀嘀咕咕好一阵,严潮有些不耐烦了,大声嚷了句,“都这么熟了,又不是第一次见,至于计较这么多吗!”

他妈被儿子一吼老实不少,严潮给我倒了杯水上楼叫他爸,他上去没一会儿垂头丧气走下来,我刚要问他怎么了,忽然看到他爸爸身边还并肩行走着一个男人,正是西装革履的林维止。

我掌心托着的杯子一晃,里面热水飞溅出来,正好落在我手指,烫得我腕子一甩,杯子被扔在地上。

严潮冲过来握住我通红的手指问我没事吧,他为我吹凉气的时候发现我耳朵和脖子都是红的,他惊讶问我到底烫哪儿了,我根本不敢抬头看,我觉得我还需要几天才能消化掉宾馆浴室那具令人血脉喷张的男性肉体。

严潮爸爸坐下和我说了几句,一直有褒有贬的向我提及严潮,问我爸妈的意见,我不好说实话,含糊其辞的回答着,他妈妈把菜上齐招呼我们吃饭,她没顾及我,而是十分殷勤讨好先为林维止拉开椅子,“维止可是大忙人,一年到头也不休息,工作很忙碌吧?”

林维止一边脱掉西装一边说还好,他妈妈又问严潮姑姑什么时候回家,这么久没见也想念她了,林维止明显不想和她说话,嫌她呱躁,只回答过年。

我跟严潮在餐桌上坐下,我对面正好是他,我烫伤的右手拿筷子很费劲,所以没打算吃,就拘谨坐着,林维止将他盘子内没用过的瓷勺放在我碗里,他做这个动作时没开口,我盯着那只勺子,伸手触摸了一下,凉丝丝的很舒服,我小声说谢谢姑父,他低头喝汤,不知道听没听见。

这顿饭吃得很压抑,我全程没有主动讲话,都是他们谁问一句我就答一句,严潮妈一个劲儿的卖山阴,说五年了两家人都没正儿八经坐下谈过,也不知道端着什么架子,哪里不满意说出来,还能亏了我彩礼钱不成。

他妈说话一向难听,指桑骂槐别人端架子其实自己姿态摆得最高,搞得好像世间一切事都能用钱解决,可自己还是吃软饭的。

林维止慢条斯理喝完一碗汤,没有吃其他食物,严潮妈很在意他,问他是不是不顺口,需不需要单独给他做点,他用帕子擦了擦嘴,“不饿。”

午餐后林维止的女助理到这边来接他离开,她只和我打了招呼,似乎对这里的人都不怎么放在眼里,估计平时搜刮林维止太狠,他身边人都看不过。

林维止和严潮爸又寒暄了两句,女助理将搭在椅背上的西装递给他,正好越过我面前,我伸手扶了一下,和林维止的手碰到一起,他手指温度很热,我被烫了一下赶紧松开。

他系纽扣时偏头看了一眼严潮,“听说你还没有工作。”

严潮说是,一直在等合适的岗位。

严潮妈听见从厨房里窜出来,“维止,你看你公司做的这么大,有没有合适的位置给安排?咱们老严家八辈单传,一直都是一儿一女,严潮是不争气,可他也是宝贝疙瘩,你看在徽卿面子上,对这个侄子费费心。”

严潮爸也跟着帮腔,问他觉得什么岗位合适,说完自己还小声嘀咕了一句,“经理?”

严潮一听经理眼睛发亮,林维止面容冷淡问他会什么,严潮梗着脖子想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己的特长,他妈气得推了他一把,“你不会不能学吗?”

“大嫂以为我的公司是学校吗。职场没有耐心等待一个人学会再委任,如果倚仗和我的关系平步青云,出了纰漏谁来负责。”

林维止这句话给严潮判了死刑,他耷拉着脑袋泄了气,女助理看到这样场面对林维止说下一场会议的时间已经来不及,她打开门侧身让出一条路,不断举起手腕看表。

严潮爸起身送他走到门口,林维止从西装口袋内摸出一张卡,塞入他手里,“这是徽卿的心意。”

严潮妈因为儿子求职遭拒冷着的脸孔立刻挤出笑纹,她蹿过去一把夺下那张卡,迎着窗子的光亮看了看,也不知道看什么,笑眯眯在围裙上蹭了蹭,“哎呦,徽卿总是这么惦记她大哥,这么多年拿了你们很多钱,我还叮嘱严潮将来要为姑父效力,不如就让他去你那里上班,自己家里人盯着财务,别让外人做手脚。”

他妈可真敢说,上来瞄着财务的肥差,别说严潮这么一事无成的庸才,就算是名牌学校毕业的高材生,想要进入维滨集团都要打破脑袋争一席之地,林维止一言不发直接走了出去。

私底下怎么被拒绝都好说,当着我的面严潮很尴尬,他埋怨他妈怎么这么贪心,只要能进去找个闲差就行了,当不当官儿他不奢望。

严潮妈恨铁不成钢的戳他脑袋,“你是老严家一根独苗,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要是争口气,他能瞧不上你吗?事业没出息,人也不会找,懂不懂什么叫门当户对?”

扯来扯去还是到了我头上,我冷笑一声盯着严潮,“你昨天做了什么,没和你爸妈说吧?”

严潮冲我挤咕眼,他妈问我说什么,我一声不吭将严潮往旁边狠狠一推,头也不回离开了他家。

关上门时我还听见他妈在屋里嚎,说他找了个家风不正的女人,还大言不惭知识分子家庭,连基本礼貌都不懂。

这事之后我一直没搭理严潮,他每天还会去家里找我,但都吃了闭门羹,坚持到第三天他人就不见了,我爸为此还奚落我,说我看上的都是什么混账,这点耐心都没有。

其实严潮没走,只是转移了阵地,把堵我的地点从家改成了公司,不过公司保安盯着打卡,他进不来只能徘徊在门口,委托前台每天早晨给我送一大束红玫瑰。

身边同事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五年,而且之前经常看见他开车来接我,私底下逮着机会就问我怎么保鲜爱情,女人都有虚荣心,当时我说的神采飞扬,现在回想起来打脸真是挺疼的。

那段时间我顾不上接受严潮的道歉,因为陈总说公司最近要谈一单大生意,上上下下一百来号人精神都高度紧绷,我任职的华锦规模不算大,一些眼光高的大公司很少愿意合作,所以陈总特别重视,和我一个部门的时娅偷偷打听过,高层内部传言说对方老总姓林,很快这个消息就在整个公司传遍了。

这座城市姓林的商人不少,但不知是不是最近严潮姑父在我生活里出现的次数太多,我第一时间想到了他,那张矜贵严肃的脸孔从我脑海里闪过时,我手里的笔差点掉了。

偏偏怕什么来什么,陈总秘书忽然在午休时从办公室跑出来,她脸色惨白,手里握着一片姨妈斤,她冲到我面前停下,疼得说话声音都发颤,“阮语,半个小时后林总过来考察,你把公司新媒介资料送过去,在会客室。”

她等不及说完就奔着洗手间跑,我冲她背影询问是维滨的林总吗,她那声是被关在了女厕门里,也关在了我惊恐睁大的眼睛里。

我坐在桌子上用手指哆哆嗦嗦的在脸上画十字,嘴巴里念念有词,时娅发现我神神叨叨的,出于好奇把耳朵凑过来,她重重哈了一声,吓了我一跳。

“阮语你个大傻叉!你拜真主念阿弥陀佛干嘛,还有,呐,手应该在胸口画,呀!你胸也太平了吧?”

我立刻把她手推开护住自己胸部,如临大敌瞪着她。

时娅是我们公司头号波霸,身材辣得流鼻血,怎么说呢,因为她我终于明白S型到底是怎么个型。因为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她进来没多久就拿到了客户部组长的职位,公关方面是一把好手,也难怪,哪个男人不愿意谈着合约还赏心悦目呢?据传说时娅有39D的大杯,而且是男人揉出来的。这个传说者就是阅人无数被她接替的上一任公关组长…

我接过一名男同事调出来的文件绕过桌子往外跑,时娅在我身后说,“喝豆浆没用,你天生残废,没胸没屁股的,有男人要就不错了。”

都统统去死吧!

我往会客室走的路上,安然给我打了个电话,她在那头叫苦不迭,说自己最近犯太岁,迟到半分钟都要挨批斗大会。

我握着手机愁眉不展,其实犯太岁倒没什么,关键我最近…犯林维止。

他可比太岁恐怖多了。

相关内容推荐:

贤贤

编辑贤贤点评:

《爱他是人间炼狱》写得不错,这本书很容易让人感觉到一个人为了自己的信仰奋斗的艰辛。有泪点,有热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爱他是人间炼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