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动九霄主角封印九霄免费阅读无弹窗全文试读_QQ888小说网

星云动九霄

星云动九霄 连载中

星云动九霄

时间:2019-12-05 16:37:02 分类:言情 来源:落初 作者:洛眠风 主角:封印九霄

《星云动九霄》由网络作家洛眠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封印九霄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苏洛很方,作为一个穿越到皇族遗脉的二世祖,他以为他将来的生活将会是锦衣玉食,荣华富贵。可惜,命运明显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为了躲避仇人追杀,他只能想尽办法,一步一步的爬到修行的最高境界,他不想做赵高,他只想做苏洛,或者说,是唐家那个四少爷,唐小鱼。

...

精彩章节试读:

黑黑的阴云盘旋在荒原的上空,天幕阴暗的仿佛要压向地面,一滴,两滴,雨水从苍穹落下。

伴随着凌冽呼啸的风声,卷过荒原的大地,低沉的雷鸣声在云层中响起,闪电劈开云层,又瞬间隐没在空气中。

随着雷声起伏,荒原上空的云层里落下无数雨滴,击打在地面上,没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美感,只有倾盆而下的暴戾!

神宗四十六年秋,经历过漫长旱季的边塞小城终于迎来了第一场秋雨!

一场秋雨一场寒,突如其来的暴雨使得气温骤降,便是一向拥挤热闹的集市大街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骤雨而变得萧条起来。

这座小城名为越城,往西便是荒原,小城人迹罕至,物资贫瘠。

即便是荒原上最为贪婪的沙盗也极少会对这座小城产生兴趣,所以,这座帝国边塞小城并没有太多的守军。

越城最高的长官叫卢阳秋,是一名官阶为从六品的裨将,手下有三营人马,连同伙夫,后勤拢共不过三百将士。

三百守军守军加上小城居民连同那些因为犯事而流放于此的帝国罪民全部加在一起也不过千余人。

所以,虽然这座小城名为越城,其实远不如中原腹地的市集来的繁华。

清晨时分,在雨幕的遮掩下,几辆装饰豪华的马车冒着大雨冲进越城兵营,当对方向兵营守卫亮明身份后,整个越城都震动了。

中军帐内,卢阳秋惊愕的看着眼前那名老道士。

这名老道士便是这队车队的领袖,他的须发花白,年纪约有六旬,一身素白色的道袍。

即便是再没眼力劲的人看到这身道袍跟道袍上那枚铜钱般大小的玉佩或多或少也能猜出这名老道士的身份。

在天道盟中,只有隶属于太一玄清道的高人才能身着道袍出入山门,也只有玉阶天师才能佩戴这枚信物。

联想到天道盟的种种秘辛,卢阳秋看着那名老道人的神情愈发恭敬,甚至有些许卑微的意思。

站在老人身边的是一群佩戴银色信物的年轻人,他们穿着统一的制服,后背上背着一把七星标志的长剑。

老道士微笑着向卢阳秋说道:“卢将军!”

卢阳秋连忙拱手道:“末将官阶低微,当不得仙师这般称谓!”

“无妨,,”老道士摆了摆手,道:“将军是京门卢家子弟,说起来也是世家之后,这般年纪辛苦守卫边疆重地却是十分难得,称你一声将军绝不为过。”

“呃,末将惶恐,不知仙师驾临可是为了前几日发生的那桩异事?”

老道士捋了捋颔下白须,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老道士于月前接到盟中传信,言明边塞出现大妖。“

”一路行来,荒原交界之处十余所哨所均被此妖所毁,唯独这越城却是安然无恙,将军可否将个中内情告知一二!”

卢阳秋沉默片刻,开口说道:“其实能使越城安然无恙的人并非末将,而是另有其人。“

”若是老大人不嫌麻烦,可否跟随本将一行,其中原委自有人与仙师道明!”

老道士眼前一亮,站起身子道:“无妨,请将军带路!”

越城不大,除去市集所在的长街便只有纵横交错的几条巷子,在距离城中青楼不远的地方有一间小小的药庐。

秋雨来袭,暴雨噼里啪啦的击打在布满灰尘的药庐屋顶上。

雨水混合着沙尘顺着矮平的屋檐缓缓滴落在地上,骤起的秋雨使得药庐原本破旧的屋顶瞬间变明亮了几分。

这场秋雨似乎比往年来的早了一些,苏洛整理好贩卖的药材,皱着眉头看着外头连绵不绝的雨水,长长的叹了口气。

长街一片寂静,除了雨点落在屋檐上的滴答声便再也听不到其余声音,苏洛关上药庐大门,掀起大堂后方的门帘。

里头是一间小小的房间,这间房间很简陋,除了一张硬板床之外便是无数书籍.

那些书籍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橱柜中,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占据了一大半空间。

随手拿起一本泛黄的书籍,苏洛靠着软枕无聊的翻了一会,直到倦意袭来,他才缓缓闭上眼睛!

曾几何时,苏洛听说过,梦境是前世今生连接的桥梁!

苏洛感觉自己漫无目的的在黑暗中行走了很久,在虚无之中,他的身体被无限制的搓扁伸长。

有时候像是一片薄薄的纸片,有时候又像是一个圆润的物体,无论变成什么样子,苏洛只是笨拙的不停的往前行进着。

黑暗中不知道时间流逝,可能过了很久,苏洛的眼前开始出现了亮光。

顺着亮光,苏洛看到了一片蔚蓝色的天空,一片碧绿色的草地。

无数欢乐的笑声在风中飘荡着,一顶顶造型精美的风筝迎风中飞舞,空气中回荡着优美的音乐声。

高楼大厦随处可见,马路上各种汽车呼啸而过。

来来往往的行人足下生风,只是他们不知道,即便是他们走的再快也无法跟上这世界一路飞驰的房价。

这是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一个最好也是最坏的地方!

欢声笑语逐渐散去,四周的景色也渐渐变的模糊,然后又变清晰。

天空蔚蓝依旧,但是场景却变成了一处江南大院,在这所大院的花园中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花草草,春风和煦,鸟语花香,便是这空气中也带着鲜花的暗香味。

花园的草地上有两名粉雕玉琢的孩童在玩耍,两名孩童一男一女沿着花园小径快乐的蹦蹦跳跳!

“哥哥,哥哥,你带我玩藏猫猫好不好。”

“小蝶,哥哥不想玩。”

“不嘛,哥哥跟我玩!”

“那你去把三娘脖子上那颗珠子拿来给我,我就陪你玩!”

“好,我去找娘亲。”小女孩答应的很干脆,蹒跚着朝远处跑去,小男孩目送小女孩远去的身影不由得松了口气。

微风依旧,花香盈盈,蔚蓝的天空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声响,“安宁侯唐天逸勾结蛮荒魔教修罗阴阳道,修炼邪教妖法,其罪当诛,阖府上下杀无赦。”

这句声音过后,天空没来由的染上一层红霞,那是由无数猩红色的浆液组成的红霞,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道。

在漫天红霞照映下,那个小女孩再度出现了身影,手上拿着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珠子。

直直的朝着小男孩跑过来,她的身上横竖不知道留下了多少伤口,血肉翻卷,脸色苍白。

鲜血顺着衣襟滴落在花园草地上,她吃力的抬起小手,将手中的那颗精莹剔透的珠子递到小男孩的手上。

痛苦的呻吟着:“哥哥,我把珠子拿来了,我,我好痛,好痛!!!”

小男孩神情巨变,脸庞上泛起了与他那般年纪极不相符的悲伤。

但是,他并没有像同龄人一般手足无措,而是将眼前失去生命气息的小女孩轻轻放在草地上。

然后,他快速的脱下鞋子,纵身跳进了花园尽头那方种满荷花的小池塘。

轻易的折断一根嫩绿的荷花茎秆,将茎秆竖起,露出水面用来呼吸。

他将小小的身躯极力的隐藏于硕大的荷叶之下,一动也不敢动。

只是,连他都没发觉,当他做完这一切之后,池塘边出现了一名穿着蓝袍的中年人。

他静静的看着小男孩做完这一切,嘴角泛起一丝难以言喻的笑容!

“砰砰砰砰”,剧烈的敲门声瞬间把苏洛从噩梦中拉回现实。

又是那个噩梦,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一直都被这个噩梦纠缠着。

而且,苏洛隐隐觉得这个梦中有些以前从未有过的东西存在,至于具体是什么,苏洛也说不上来!

敲门声愈加剧烈,苏洛趿拉着拖鞋,慢吞吞的从小房间里踱出来,打开药庐大门。

门前整整齐齐站着一排军士,一名穿着素白道袍的老道士举着油伞,满脸含笑的看着他。

苏洛看到眼前那名气质不凡的老道士,神情骤然一紧。

微微整肃妆容之后,左右手交叠在前,身躯微微前倾,恭敬的说道:“末学后进,见过老仙师!”

老道士眉眼舒展,微笑道:“无须多礼,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苏洛伸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恭敬的说道:“老仙师,我叫苏洛!”

老道士微微颔首,阔步走进药庐,卢阳秋正准备跟进去,苏洛却扬起手,也不顾卢阳秋诧异的神情,关上药庐大门。

这举动着实令卢阳秋有几分不快,卢将军恨恨的看了一眼药庐,颔下胡须微微拂动,不知道是眼下微风吹动还是暗自生气的结果。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药庐,老道士负起双手,打量着药庐的布置,眼神落在窗户边那方诊桌上。

诊桌上放着几张略显黄褐色的草纸,上面工工整整的写了不少字,草纸边上放着一个鼓鼓的针囊。

当看到这副针囊,老道士微微一怔,惊叹道:“七星续命针,想不到小友竟然是当世名医薛一针的高徒,失敬失敬!!”

薛一针是当今天下有名的神医,一手七星续命针法神奇无比。

七星续命针是灵针一脉秘传神技,七针齐发可救垂死之人,所以,他便有一个响亮的绰号,“一针定生死”。

这副针囊是药王宗灵针派弟子的标志,如今药王宗除了薛一针门下弟子,常人根本不可能拥有这般珍贵的银针。

所以,当老道士看到那副针囊,瞬间便猜出了苏洛的来历。

苏洛微微一怔,似乎想不到老道士只是看过一眼便清楚自己师承来历,短暂的惊愕之后,苏洛恭敬的请老道士坐到左首位置。

苏洛沉默一会,突然朝着老道士屈膝跪了下去,左手跟右手微微拢起,放在身前,身子往前倾倒,额头触及双手手背,做了一个帝国最大的礼仪。

天地君亲师,除了拜会天地,至亲,君王,老师,几乎没有人会行这般隆重的大礼!

老道士怔了怔,眉头一紧,神情间便多了一分意外之色。

他静静的看着苏洛苏洛做完这一切,陡然间眉眼苏展,似乎心有所动,垂首微笑的看着他,柔声说道:“怎么,你想问什么?”

苏洛抬起头,缓缓说道:“学生尝闻世间有修行之法,可纳星辉于体内,动静之间暗合天道至理,翻云覆雨,置若等闲。“

”学生仰慕已久,恩师却说学生此生无缘修行之道,否则便有大祸临头。“

”这么多年以来,学生一直克制强行入道的欲望,但却终有不甘,不知老仙师可否为学生看一看!”

老道士看着苏洛笑道:“修行之道除了机缘之外,天分,领悟力,观察能力也很重要。“

”若是你能在一息内猜出老夫出身来历,老夫便勉为其难替你看一看,薛一针说的大祸究竟是什么?”

苏洛站起身子仔细的打量着老道士,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以往学生跟随恩师身边之时也曾听恩师提起过不少天下秘辛。“

”似老仙师这般装束的只有当今天下道门翘楚,太一玄清道。“

”老仙师身着白色道袍,这是太一玄清道中长老标志,太一玄清道四大长老“灵真阳清”名扬天下。“

”玉灵子道长常年镇守山门极少下山,您肯定不是,玉真子道长一向喜欢独来独往,也不像您的作风,若是学生没猜错的话,老仙师应该是玉阳子道长吧!”

老道士哈哈大笑,点头道:“不错,老夫便是玉阳子,你这小子眼睛倒是亮的很!好吧,你且到老夫身前坐下!”

苏洛盘腿在玉阳子身前坐好,屏住呼吸,尽量将身体放松,灵台逐渐呈现空明之态!

玉阳子伸出那双保存极为洁净的双手,一只贴上苏洛额头,另一只贴上苏洛的腰间。

刹那间,一抹温热的星辉从手掌上顺着苏洛额头跟腰间缓慢渗入苏洛的身体里。

玉阳子缓缓的说道:“药王宗灵针一派一向以金针度危,济世为怀为宗旨,世人对药师更是敬仰无比,你又何苦要学这杀人手段呢!”

苏洛默然不语,药庐内寂静的只能听得到两人的心跳声。

清冷光线从窗棂射入药庐内,被窗棂切割后杂乱的碎了一地。

原本阴暗的药庐内突然间敞亮了许多,因为在玉阳子掌心处一抹星辉萦绕于手掌之间,绚烂夺目,甚至于有几分神圣的味道。

星辉在他身体里缓缓运行,像一道温暖的溪流,循着经脉流淌。

这一刻仿佛过了很久,但又像是弹指一挥间。

玉阳子收回贴在苏洛身前的手掌,静静的看着神色平静,身体却微微发抖的苏洛,微微叹了口气。

苏洛眉眼骤然一紧,那股期待的表情瞬间变的有几分失落。

低声道:“以往恩师为我诊治的时候,说我这身体诸窍虽通,但却不适合修行之道,否则会有大危险。“

”这么多年,我心有所感,但却不肯相信,您是修为深厚的真人,不知可否为我解惑?”

玉阳子看了看苏洛,双手向前,原本处于手掌中间的星辉陡然在身体四处亮起,一股磅礴无比的气息从他身体里散发出来。

四处亮起的星辉宛如泼墨挥毫画出的图画,那些星辉连成一处,便成了一幅极为传神的星宿图案。

苏洛脸色惊讶之色根本无法掩藏。

自记事以来,他便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跟原先的世界有很多不同之处。

掌心有温热星辉凝集,这种奇迹般的手段不是神迹,这是修行!

玉阳子缓缓的说道:“太古以来,至圣仙师以无上智慧沟通天地。“

”修士引星力入体,将星辉汇于体内,存于窍穴之中,这便是修行。“

”人身体有奇经八脉,一百零八处要穴。“

”初时,人与天地相通,感知星辉存于天地,念力驱动之下令缕缕星辉由头顶百汇入体,经紫府,走尾闾,诸脉畅通,此为初境,称为元境,也叫小三元,这是修行开始。”

“元境之后日夜勤修,令星辉走遍任,督,带,冲,阴跷,阳跷,阴维,阳维等奇经八脉,这才算的上是一个真正的修行者。“

”这等境界便是御,也就是常人口中的御灵之境!”

“薛一针的诊断没错,你身体内诸窍虽通,但是,紫府下方却有一点缺憾。“

”元境之后,修行者驱使星辉由百汇入紫府,寻常修士只需七夜就能将星辉聚满紫府。“

”你这紫府缺失,星辉便会由紫府漏往他处,就算百夜也未必能聚满紫府,放任这样下去,诶!”

苏洛面色凄冷,涩声道:“星辉焚体,尸骨无存!”

玉阳子虽然有些不忍,但终究还是附和着点了点头,道:“你骨骼清奇,资质,筋骨具为上佳。“

”但是,这紫府缺失乃是上天注定,这也许也是你的福缘,治病救人总比这降妖伏魔来的安全。”

苏洛再度拜了拜,仍不死心的问道:“老大人,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所谓的紫府缺失,并不是心脏缺了一块,他们口中的紫府缺失其实只不过是心包缺失而已。

心包小面积缺失并不会致命,寻常时间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症状表现。

但是,一旦接触的修行,温热的星辉由心脏紫府边缘渗漏,落往身体各处。

那么后果将是不可逆的,放在现代一台手术就能治好的疾病在这个世界却是无解的恶疾!

玉阳子沉默良久,道:“如果你想踏入修行之道,除了机缘巧合,找回本门消失三千年的《太一玄天经》便只有当今天地风云榜上排名第三的神药,补天丹!”

相关内容推荐:

卡梅

编辑卡梅点评:

很喜欢洛眠风的书每一本我都看过文笔流畅人物,情节清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星云动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