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农大魔师在线试读小说 姚姚夏穗大结局精彩阅读_QQ888小说网

贫农大魔师

贫农大魔师 已完结

贫农大魔师

时间:2019-06-28 08:25:48 分类:言情 来源:落初 作者:秋味 主角:姚姚夏穗

完结小说《贫农大魔师》是秋味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姚姚夏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是一个红色的年代,激情的年代,与穿越而来的大魔头格格不入的年代,对她来说,吃饱穿暖比什么都重要。  这是一个大魔头骑在牛背上挥舞着小鞭子的种田史。  PS:坑品绝对有保证!  新书上传,打滚求各种虎摸!

...

精彩章节试读:

“呵呵……俺是竹编,认字两不误。”姚长山呵呵一笑大言不惭地说道。

姚清远无语地看着自家爹、娘道,“爹、娘!你是去学习的,你拿着这个干什么啊!”

“我都这么大年龄了扫什么盲啊!男、女都认得了,去茅房走不差不就行了。你们的名字我不是都学会了,还认什么字啊!”大娘摆摆手又道。“乘法表俺也背下来了。”

大娘嘀咕道,“不过平常好像没怎么用,用加减好像就足够了。”

“娘!”姚清远道,“娘,你真该像姑姑他们学学,你看人家扫盲班出来后,学习优异不是直接到乡公社工作了。”

“我!”大娘指指自己摇摇头,“不成了,俺就是认识再多的字,这国家还能要我啊!这黄土……”她赶紧改口道,“这年龄摆着呢!”

在父母面前可不能说黄土入半截……

“说俺,不如拿走你爹手里的竹编。”大娘撺掇道,积极地转移目标。

“行了,那么多废话?”姚长山直接拉着媳妇儿就往祠堂走去,当然忘不了手里的针线笸箩和竹编。

祠堂在村子里面的角落里,就像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最后一道门厅,也是石头修葺的。比农家要高大,宽敞的多,且门前的石墩、屋檐的花纹、房顶的兽头,砖雕、木雕、石雕随处可见,是姚湾村最好的宅子。

祠堂并不阴森,也没有那么恐怖,照例是干燥的黄土地面,靠正面摆放着一张油漆脱落的八仙桌,桌子后面是一香案,案台上摆着许许多多的牌位。案台上挂着毛主席的画像。在墙壁的后面,那是里屋,也是众多牌位的置放处,林林总总摆满了自有祠堂起本村已故的先人的遗供,包括在襁褓中夭折的孩子和八十高龄仙逝的老人。

厅堂两边是一排条凳,那当然是议事断案时由家族中长辈来坐的,最中间是族长的座位,一张毫无颜色却已自然发黑的木椅,极威严又四平八稳地常年放在那里,随时等待着它的主人坐上去发号施令。其实,它才是这座祠堂的灵魂。

不过现在已经被改造成村支部的办公室了。

且现在祠堂的空房子也已经是现成的教室,且坐的满满当当,大都是村子里的中年人,现在的孩子们都上了学,可比这些父辈们强多了。

虽然条件不太好,不过人们的学习热情很高嘛!

用供台当讲台,把匾额刨去字抹上黑漆当黑板,桌椅凳子都是村民就地取材,自个儿做的。

因为冬闲,所以是白天上课,平日里夜间上课,用煤油灯照明。

与其说姚长山和大娘来这儿学认字,更多的是大家伙一起做针线,编竹篮。

热闹着呢!

*

连幼梅吃完自己的月子餐,就是小米粥加红糖、荷包蛋,总觉得今儿早上不对劲儿。

就听见外面传来,姚长海声音,“爹,娘,我回来了。”

“妮儿她爸,她爸!”连幼梅扯开嗓门喊道。

姚爷爷一听见媳妇地喊声,掀开帘子道,“行了,快进去吧!你媳妇儿叫你呢!”然后又转头道,“长山娘,你不去看看,小夫妻没经养过孩子,一点儿小事就咋咋呼呼的。”

姚NaiNai正在纳鞋底,不慌不忙地把鞋底子和针线放进笸箩筐里,把腿上筐放在炕上,穿上鞋,披着棉袄掀开草珠穿的帘子,就出来了。“我刚才去看过,妮儿还在睡呢!没啥大事。”说着就进了小儿子的房间。

“咋了,咋了。”姚长海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身上脏兮兮地还有一股子牛粪味儿。

“你……你先出去,洗洗。”连幼梅掩着鼻子赶紧挥手道。

“哦!我去去就来。”说着姚长海转身出了房间,进了堂屋。

姚夏穗见状不由分说,赶紧用水瓢舀了一瓢热水,又兑了些凉水,端给了姚长海。

姚长海笑了笑,“真乖!”然后用皂荚干叶子洗了洗手,洗了洗脸,也可以除味儿,别熏着宝贝闺女了。

虽说冬闲,又下了一场大雪,不用下地,可也得沤粪,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种地主要依靠圈肥,把社员家里的人畜的粪便收集起来,集中处理,到来年正好给田里的麦苗施肥。

身为年轻力壮的生产小队的队长,他得带头干,人多力量大,这不一会儿就干完了。

不过这肥料明显不够,看来开Chun化冻还得想办法。

姚长海洗干净后,姚夏穗端着木盆向外走,“我来吧!”姚长海直接接过她手中的木盆,把水倒在了榆钱树下。

把木盆放在院子里的石台上,湿漉漉的手,在身上抹了两把,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怎么了,看你急的。”姚长海进屋拉了张凳子,坐到了炕边。

连幼梅抱着孩子,火急火燎地道,“她爸,你看平常这个时候妮儿早就醒了,这都十点多了,还不睁眼,是不是病了。”

姚长海一听就急了,腾的一下站起来,弯腰探了过去,“烧不烧!”

“不烧!”姚NaiNai摇了摇头道。“我刚刚摸过,一点儿也不烧。”

姚长海一听不烧,放下心来,看着妮儿红扑扑的脸蛋儿,嘴角还吐着泡泡,“看她睡得香着呢,应该没事。”

“俺早就说没事了,小月娃这睡觉就是她的正事,没啥好着急的。”姚NaiNai说道。

“可是……”连幼梅抿唇迟疑道。

“吃Nai了吗?”姚长海赶紧直起身问道。

“这样子怎么吃啊!”连幼梅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

“你抱着试试呗!”姚长海笑眯眯地说道,在他的眼里只要孩子能吃,就没有什么大事。

姚长海觉得自己身上的凉气还没有散完,所以只是伸手,并没有抱起孩子。

姚NaiNai在她解衣服时,抱起来了孩子递给了连幼梅。

因为妮儿睡得正香,很显然不愿意被人打扰,所以很不老实。

连幼梅把**塞进妮儿的嘴里,“嘶……”她的五官都拧到了一起。

“怎么了,怎么了,这丫头咬你了。”姚长海见状急忙问道。“这丫头脾气可够大的。”

姚NaiNai无语地看着他们小夫妻俩道,“好梦被人打扰,能有好脾气才怪。”接着又道,“你们真是的,妮儿睡醒了,饿了自然就会吃了,只要不哭不闹,不用着急的。”

“没事了,没事了。”连幼梅摆手道。

“怎么样?吃了吗?”姚长海轻声细语地问道。

“吃了就好。”姚长海长吁一口气,坐在了凳子上道。

窝在连幼梅怀里的妮儿,撩了一下眼皮,闻见熟悉的味道,不在闹脾气了,闭着眼睛安心的吃Nai,吃着吃着,就又睡着了。

姚NaiNai见状摇着头离开了,这小夫妻,不过可以理解,刚刚当上爹娘,一点儿小事,就一惊一乍的。

所以今儿一整天,妮儿都浑浑噩噩的,吃着Nai就睡了,几乎没有清醒的时刻。格外的安静,还真让人有些不习惯。

到了半下午“得!”看着又睡着的土妮儿,连幼梅道,“看来晚上甭想睡了,又睡颠倒了。”

“你放心!晚上有我呢!你安心地休息吧!”姚长海拍着胸脯保证道。

姚NaiNai听得抿嘴直笑。

“娘,你笑什么?”连幼梅好奇地问道。

“哦!长海这话听得小狗直发笑。”姚NaiNai笑道,言外之意,男人的话要是能相信母猪都能上树。

当年长海他爹也这样保证过,不过,他睡的比她还死呢!不过也有情可原,面朝黄土,背朝天,土里刨食真的很累。还要看老天爷的眼色,作为家里的顶梁柱,男人很累的。

加上还得忙夏、秋收,收完庄稼,还得藏粮食,保护丰收果实和敌人周旋。

那时候真的是扛起锄头是农民,扛起枪来是兵。有时候敌人疯狂起来,女人就担任起种庄稼、收庄稼的职责。

男人都上战场了,然而活着回来,比什么都重要。

想起往事就一把辛酸泪!

结果谁也不用熬夜,妮儿人家一觉到天亮,期间换尿布,她都没有醒!

好像自从鬼哭狼嚎,磨了三天之后,这孩子好带的很!

*

直到第二天才恢复过来,心神清明,终于不昏昏沉沉了。

妮儿睁开眼睛,小手揉了揉眼睛,依然是漆黑一片,哧……果然是个梦!

无聊的妮儿继续闭目养神,耳听得小夫妻的对话。

连幼梅推推他道,“她爸,她爸,鸡都叫了三遍了。”

姚长海一翻身,侧躺着,看着她们娘俩,嘟囔着道,“还早呢!天还没有大亮呢!你听听咱爹、娘还没起呢!”

冬日里天亮的晚,此时户外是漫天星光,鸡叫三遍,大约是卯时早上五到七点。

而现在是早上五点多。

“怎么睡不着了。”姚长海睁开眼睛道。

屋里边黑漆漆的不过这星光微弱的光芒,也看得朦朦胧胧的。

“是有点儿!妮儿很乖,不哭不闹的,昨儿又睡了一天,我跟着也睡了。”连幼梅侧身看看身旁地孩子,手伸到她的屁股下面摸摸,没有湿,又躺了回去。

“村里的扫盲班还在办!”连幼梅挑眉问道。

“是啊!现在认字的积极Xing很高。”姚长海笑道,“我姐他们那一批脱盲后,有好多逐步走上了乡、村和农业合作社的领导岗位,有的成了农、林、牧生产的技术骨干。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扫盲班?什么东东!妮儿满脑子的问号?

“所以我挺佩服咱娘的。”连幼梅由衷地说道。

妮儿她爷爷,后来加上俩孩子,在山上打游击,NaiNai呢!一个人可真不容易。

“那是!想当年咱娘可是妇救会的得力干将。”姚长海骄傲地说道。

妇救会?妮儿想起来了,抗战片里可没少出现!

相关内容推荐:

丁悦

编辑丁悦点评:

写的真好,情节紧凑,跌宕起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贫农大魔师